您所在位置:首页 > 中国孕婴童学院 > 孕婴童品牌运作 > 正文

越来越好看的食品包装设计都是怎么做出来的?

分享到:
2021-08-06 08:52  来源:FBIF食品饮料创新

  如果你觉得它们都长得好看但又有几分相像,那可能是产品本身就是相似的。

  26岁的消费者田小希第一次购买“元气森林”,是两年前在学校宿舍旁边的便利店里。那个夏天,便利店的冰柜里已经出现了多种新款饮料:“七喜”的莫吉托口味汽水,雀巢的即饮茶饮料“茶萃”……一排饮料中,她最终选择了白桃味的“元气森林”,一方面它的包装设计,让田小希一时间以为这是一个像“三得利”一样的日本品牌,对日本零食长期的喜爱让她对这款新产品产生了好奇;另一方面,包装上显眼的“0糖、0脂、0卡”,让爱美的女孩子下了决心。哪怕它6.5元的零售价格,比隔壁的零度可乐、无糖乌龙茶都贵了一些。

  同样因为包装诱人和对口味的好奇,疫情期间,田小希网购了在抖音上频繁刷到的“拉面说”。一袋豚骨叉烧拉面的价格,是她在附近超市购买的“出前一丁”泡面的四倍。“品牌名称非常明显,旁边胖胖的猪看着也很香。虽然没有直接把肉画出来,你还是想知道它能不能还原日本拉面的口味。”

  田小希的消费决策,反映了如今消费领域的一个现象:设计对购买的决定作用,越来越强了。尼尔森《2019中国消费市场十大趋势》调查发现,64%的消费者会根据包装决定是否尝试新品,新包装刺激的消费,所产生的投资回报率是广告投入的50倍

  把目光聚焦到食品包装上,它们的设计的确越来越好看了,无论是包装造型、整体风格,还是配色、字体等细节元素,食品包装正走向更精致、更年轻的阶段。但看多了你可能也会有疑问:为什么有些牌子的包装,长得那么像?比如气泡水,几乎都和“元气森林”有几分相像。

  食品包装设计发生了哪些变化?设计对于品牌是不是越来越重要?部分品牌设计“趋同化”反映了品牌的哪些问题?我们采访了几位参与过三只松鼠、拉面说等多个食品包装设计的从业者和品牌方,来探究上面这些问题。

  01

  为什么食品品牌开始在包装上做文章

  在竞争激烈的快消品行业,外包装向来都是各个品牌吸引消费者的“必争之地”。可口可乐早期具有代表性的玻璃瓶身,在进入易拉罐时代后,也一度被印在了易拉罐上,这足以说明一个能被消费者记住的外包装对品牌来说有多么重要。社交媒体流行后,饮料品上相继出现的“昵称瓶”“标语瓶”“拼字瓶”,也说明了在巴掌大的包装上玩出花样,已经成为品牌营销的重要手段。

  现在,我们注意到一个抓眼球的新包装,往往来自于一些不知名的品牌,甚至是我们从来没见过的新品类:分别以元气森林、拉面说、三顿半为代表的无糖气泡水、速食日式拉面和冻干咖啡粉等产品,无一例外都在一定程度上,用好看的包装为新品类打开了局面。

  创意视觉整合机构“新罐头工厂”曾参与过三只松鼠等多个品牌视觉策略项目,创始人Louis向《第一财经》YiMagazine介绍,品品牌新包装层出不穷,背后最重要的推动因素是产品的“微创新”

  “食品研发工艺日益成熟,ODM和OEM的代工体系更加完善,食品大类中出现了很多细分的小品类,它们更敢于尝试一些创新的包装设计。”Louis说。

  “新罐头工厂”曾经为一款红油面皮设计包装,但限于品类已经相对成熟,用户量也很大,一点微小的改动都可能会影响消费者的认知,进而影响产品的销量。所以他们最终还是采用了相对保守的设计风格。小而新的品牌就没有这样的历史包袱,而且从市场竞争的角度说,缺少辨识度与用户基础的新品类,也的确需要差异化的包装来传递品牌信息、教育消费者,打响名号。

  作为饮品,“元气森林”走了“线下铺货”的道路,但更多新食品品牌是依靠电商起家。当今的食品包装,也经历了一番被电商再教育的过程。当消费者无法再通过触摸感受一款产品的质感,能够看到的变成了一款产品在吃进肚子前的全部。

  “线下购物具有一定随机性,不是主动消费,是逛的行为,所以食品包装一般会做得非常诱人。但用户线上的需求更加精准,如果是吃的,就要在视觉上把主要功能或者品牌形象表达清楚。”参与了拉面说等多个品牌包装设计的“暖光设计”创始人陈梓钰向《第一财经》YiMagazine说。

  如果是在过去通行的线下渠道,包装设计者很有可能会将外包装上做出一个“透明”的小窗户,来展现包装内的食物的原貌。你常在货架上见到的核桃、巴旦木等坚果,往往就采用这样的设计。但以三只松鼠为代表的“淘品牌”,则以IP形象取而代之——在线上,这样的设计和实物摄影共同构成的电商详情页,更能够促进用户转化

  可以说,每一个转化率高的设计,都以数据为标尺经历过一些探索。拿“暖光设计”为拉面说设计的包装来说,经历了从以呈现风格为主,到突出品牌标识的迭代。在后来通用的版本中,“拉面说”三个字占了画面1/3的篇幅,融入了整体包装视觉中,同时也保留了原有的“猪”的形象,为的就是能让消费者记住品牌、带动销售。

  除了行业本身的变化,随着消费市场的成熟,“审美”在人们生活中所占的比重越来越大了。“颜值即正义”这句话,蕴含的其实是需求端对产品的期待。像开头提到的田小希这样的消费者,几乎满足越来越多的新食品品牌的用户画像——20多岁的年轻女性,一线城市生活,追求更好的生活品质。在越来越讲究“用户体验”的消费年代,除了吃到嘴里那一刻的满足感,设计也提供了很多供消费者长期回味的附加价值。

  Louis认为,小红书的兴起就能有效说明这个问题。“年轻消费者愿意为了特别漂亮的东西买单,付出一定的溢价,这个给了我们很多设计上的信心。”

  02

  为食品品牌设计包装,有什么讲究?

  提起三顿半,比冻干粉的味道更快让你想起的,应该是它小杯子的包装。设计已经连同产品本身,共同塑造了品牌

  “大白珈”是一款主打“拿铁”的冻干咖啡粉,消费者可以利用这个装在“小房子”里的粉末,加水直接冲泡出抹茶、生椰等多种风味的拿铁,而不需要再添加牛奶。

  “小房子”这个创意,是仿照了牛奶的利乐包装。创始人宋鹏把包装作为了传达产品功能最主要的方式,“我们主打的就是含奶冻干粉,所以就想通过能让人联想到牛奶的包装去传达这个信息。”有了这样的创意后,“大白珈”的团队先自己画出了草图,再找到其他设计公司做出最终的效果。

  “消费品的包装是一件可以内容化的营销方式。”宋鹏说。基于“小房子”的包装,“大白珈”的营销团队延伸出很多“再利用”的创意,例如拿盒子来种猫草。几年前,三顿半的小杯子也在社交媒体上出现过这样的风潮。另外,采用盒装包装而非PP塑料包装,团队也是考虑了冻干粉的特性,以最大程度上保留它的风味。

  随着设计在品牌塑造中重要性的提升,代理机构参与设计的环节也前置了

  过去,一款产品进入到包装设计环节,往往是在产品全部“定型”之后。那时候设计者就像一个“接活的乙方公司”,产品的定位、受众、大小和规格确定,是前序环节已经完成的工作。

  但现在,设计甚至能从源头参与到产品设计中。Louis说,他们已经可以参与到部分项目的早期立项中,当时品牌方只会给出“我能做什么”“我想做什么人群”这两个关键需求。“新罐头工厂”会和品牌方的产品经理一起讨论,基于品牌工厂已有的设备和原料能力,以及设计者对于消费市场的洞察,输出品牌本身、品牌在线上或者线下渠道的一整套创意。正因为此,Louis一直坚持公司要做的是“一整套解决方案”,“帮他们去建立视觉护城河。”

  2019年,“新罐头工厂”参与了三只松鼠“撸粉商店”产品包装设计。当时这款酸辣粉产品,并不是三只松鼠的主力产品。Louis和团队在一个月的时间内,参与了选品、口味测评与视觉创意。他们认为年轻人购买酸辣粉,在意的不只是口味和方便,有时候更看重“爽”感和氛围感,而且也有口味猎奇的需求,所以口味应当不局限于酸辣粉,可以有更多延展性。

  得益于三只松鼠一直采用OEM的代工方式,能够为自己的产品寻找匹配的工厂,团队提出的“延展性”产品策略被采纳。也因为如此,产品的系列名要能满足多种味型和产品特征,而不能沿用“酸辣粉”这一个单一品类名,最后,“撸粉商店”的名字被确定下来。

  视觉上,团队考虑了酸辣粉、螺蛳粉的地域性,设计了具有地域性特征的中式复古风,“让消费者通过包装就能感受到每款产品的味道”。现在,据Louis介绍,“撸粉商店”的销量已经比过去提升很多,他们通过创意和设计手段,将一款单品提升了两块钱。

  根据不同的渠道,做出适配的设计也是一个重要的考虑因素。仍以“拉面说”为例,如今,你可以在盒马、ole等进口超市找到它,比起电商版本的设计,线下版多以袋装为主,采用了实物摄影的方式,更加突出原料的真实性,刺激消费者产生食欲。

  03

  有些包装长得太像?可能是产品像

  在今年FBIF食品饮料创新论坛的展位上,我们听到了来自一位从业者的“吐槽”:看起来都像下一个三顿半和元气森林。

  在这些食品的包装上,我们能总结出一定的趋势:简洁的线条、有冲击力的配色、现代感的字体设计,卤味小食看着就“热辣”,气泡水走清爽“日系”,挂耳或者冻干咖啡粉有一种高级的“性冷淡”,见多了,也会觉得这些设计都长成了一个样

  它们仅仅是包装像吗?本质上,有些产品并没有区别。与其说后来者模仿了一个相似的包装,不如说模仿了一个相似的产品,包装只是其中一部分。

  “暖光设计”的陈梓钰认为设计上的趋同化,本质上是品牌的趋同化。现在流行的国潮、日系风,在部分品牌眼里只是一种可以嫁接的“红利风格”,容易吸引眼球、容易获得流量,“很多品牌追随风格只是为了追随一时的红利,但不会坚持下去。就算追随,也没办法与元气森林卖得一样好。”陈梓钰说。

  他的确会建议一些品牌使用日式调性,但他会把问题拆解给客户看:你的产品为什么能够与日本元素匹配,你的用户群为什么接受这样的设计形式。对于想要使用国潮、国风的客户,他也会以同样的形式加以建议。

  食品包装设计最终也要服务于零售的本质——销量。陈梓钰在采访中提出了“拥抱数据”的观点,就像他们已经在做的:在将产品大规模投入市场前,在小红书上做一些测试,观察用户反馈,或者是找些人现场做些包装上的盲测,作为产品包装选择的参照。产品问世后,也要跟踪线上转化率和线下的拿取率。本质上,设计是审美与实用的平衡,在商业环境的设计,从竞争出发,最终也要回归到“竞争”上。

  日式元素在包装设计上的流行,也与日本本国在包装设计上的历史与习惯有关。今年,由FBIF食品饮料创新论坛发起的全球食品包装设计盛典就将“最具商业价值奖”颁给了俄罗斯的Milgrad牛奶。蓝色作为明显的视觉线索,叠加了意想不到的猫,这让它在线下陈列时非常醒目,评语里说,“强大的货架冲击力和身临其境的布局,邀请消费者与包装标签互动。”

  如果观察日本的产品包装,不难感受到简约的特征。部分产品已经开始使用留白的呈现方式,弱化了品牌logo。对于国内的新消费产品来说,仍然需要放大品牌名以凸显品牌。Louis解释道,考虑到现在中国市场庞大的用户基数,以及产品的生命周期、所处竞争阶段,如果以提升知名度、提高销量为目的,品牌的确需要选择这样的方式。

  对于饱受好评的日本包装设计,或许我们不应当仅从风格角度学习,更应当学习的是设计师在这个过程中是如何思考的。日本设计专家笹田史仁在FBIF2021食品饮料创新论坛演讲上提到,包装和产品强关联、满足消费者体验感、分享欲,并且体现国家和地域文化,是思考一款包装设计的关键。

  陈梓钰在采访中特别提到了“花西子”,他认为这是把国风运用到极致的国货化妆品品牌。“国风”不仅仅作为包装呈现,而是渗入了这个品牌的方方面面。

  对于此类新兴品牌来说,包装设计也许不仅仅是从营销角度思考,还要从如何构建品牌自身文化的角度长远思考。

中婴网移动版
标签食品包装设计
编辑:李娜

发表评论

灏氭湭鍙戣〃璇勮锛屾偍璧跺揩鏉ユ姠娌欏彂鍚~
鎴戣璇勮 >>
肉番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